荷衣叶归

男朋友叶修(我头像那个);CP圆球球(基佬紫头像那个);黄叶、翔叶、双叶本命,其他叶受cp也吃……
最近觉得张叶特别好吃呜呜呜

【喻叶】The gift for him

#欧欧西预警#
#小学生文笔#




喻文州坐在自己床上,和床头柜上的玩着自己身上布料的一叶之秋公仔大眼瞪小眼。

“你……说你是叶秋前辈?”喻文州有些愣愣地问道。

“是啊,我是叶秋,我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这样了。”公仔一开口便是喻文州听过的叶秋的声音。

喻文州突然觉得荒谬,看着眼前这个仍在玩着自己身上布料的公仔,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

“你是叫喻文州是吧,我记得你。”自称叶秋的公仔说道。

喻文州点头。不久前叶秋曾来过蓝雨训练营,他确实见过这位年纪不大的前辈。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叶秋。在还没见过这位前辈之前喻文州也不免对这位前辈的各方面产生一点猜想,只不过想归想,真见到的时候还是惊讶了——太年轻,也不像魏琛开玩笑说过的那么猥琐,反而是一个白净好看的少年。

但现在这位前辈……似乎碰上了奇怪的事情。

喻文州看着那边的叶秋已经在试探性地挥舞着手里的却邪了。他想了想,大着胆子把正在研究自己新的身体的叶秋一把抱了过来。

叶秋没有推拒,反而还好奇地用自己的短手摸了摸喻文州的手,绕是沉稳如喻文州,如今不过是个不到20岁的少年,看到这一幕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叶秋却没有介意,吭哧吭哧地在喻文州手里挣扎,被喻文州放下来后又像是小孩一样乱爬着,好似觉得很新奇。

“对了,这是哪里?不会是蓝雨的宿舍吧?不是吧?这时候蓝雨也放假了,都快过年了。”叶秋像是终于感受够了这个布偶身体,端正地坐在喻文州面前。

“是的,这里是我家。”喻文州正襟危坐。

“前辈是碰上了什么事情才变成这样的吗?”

公仔脸上代表着眉毛的两条线皱了皱,“我也不知道,反正一早醒来就这样了。”

“那前辈要怎么办?”喻文州问道。

“不知道啊,这种超现实的事……听说你们这边有个佛寺挺大的,你觉得有用吗?还是要找道士?”叶秋用自己的短手摸了摸下巴。

喻文州思索片刻,还是老老实实地回道:“抱歉前辈,在这方面我完全帮不上什么忙。”

“不过,前辈你要不要先给家人和队友报个平安说明一下情况?”喻文州提醒道。

“对……我得给沐橙留个消息!”公仔蹦了起来,又继续说道:“借你电脑给我用用。”

然后喻文州就看着叶秋找了个借口给那个叫苏沐橙的女孩子留言说明自己的去向。

苏沐橙的名字他听过几次,他知道她是一位即将要出道的嘉世女选手。

过了一会儿叶秋就下了QQ,十分灵活地跳上了床。

“前辈说完了?”喻文州问道。

叶秋点头。

“不用跟家里人说说吗?”喻文州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

“不用,我没回家,我身体现在大概还在嘉世宿舍里躺着呢。”叶秋声音懒懒的。

喻文州没再说话。虽然他看过叶秋的比赛录像无数遍,也花过大量时间来研究叶秋的打法战术,甚至是性格,但说起来这次只是他们的第二次见面而已——何况还是在这种奇怪的情况下。

“这个公仔?你不会是我的粉丝吧?”叶秋突然出声。

喻文州顿了顿,看着坐在他身前的公仔,明明是这样滑稽的形象他却觉得他面对的仍是那个穿着嘉世队服的少年队长。

“不,我把前辈当对手。”喻文州说道。

叶秋突然笑了一声,“小朋友真有志气。”

“不过我看好你。”

“你也快出道了吧?我听老魏提起过你,他似乎很满意你。”

喻文州却是避而不答,“前辈不着急吗?”

“着急好像也没什么用啊,只能先等等看能不能自己变回去了呀。”叶秋的语气颇为轻松。

“但是你好像不太开心,是我麻烦你了吗?”叶秋问道。

喻文州摇头。

“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你……十八岁了吧?小小年纪就这么一副严肃表情真让人吃不消啊。”叶秋很自然地跟他开着玩笑。

喻文州有些惊讶,“前辈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刚刚用你电脑的时候看到你的QQ跳出来生日祝福提示就知道了。生日快乐,开心点,你看我变成这个样也没难过啊。”叶秋突然蹦到喻文州身上。

喻文州接住了软软的公仔,心下失笑。据他所知这位叶秋前辈也不过比他大了三岁,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偏偏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来安慰他。

“谢谢前辈。”喻文州说道。

叶秋在他身上拱了拱,说道:“别叫前辈了,直接叫我叶秋吧,我也没比你大多少。我们挺有缘分的,居然一起碰上这种事。”

“是的,我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喻文州温和笑道。

“不相信也没办法,这都发生了。诶,等会你有什么安排吗,今天你生日你要出去玩吗?”叶秋问道。

喻文州摇头,“不,近年关了外面没什么可玩的,只是会像平常一样和家里人吃顿饭切个蛋糕而已。”

叶秋沉默,似乎在思考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道:“既然是你生日那我应该送你一个礼物。”

喻文州看着他矮矮胖胖的身体,强行忍住笑意:“谢谢,还是不勉强了。”

叶秋摇头,从喻文州的膝头蹦下来,两只短短的手勉强地拉住了喻文州的手,然后低头,在喻文州惊讶的目光中亲了亲他的手指。

“给你加个buff,两冠在手的荣耀之神给你的幸运buff。”

“手速不够脑子来凑,加油啊年轻人。”

“我在赛场上等着你。”

叶秋的声音有些低哑,在喻文州听来却是格外动听。叶秋……可能比他想象的还要了解他。

他心里一瞬间涌起千言万语,可最后只说了一句,“谢谢你,叶秋。”

从他加入蓝雨训练营后极少有人愿意肯定他,即使他即将出道。没错,手速确实是他身上的一大缺陷,但他从未想过因此要放弃荣耀,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他的身上还有很多可能性,无论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放弃——至少,他要和眼前这个笨拙地安慰他的人站在同一个赛场上。

也许幸运之神还是眷顾他的,不然怎么会把这个人送到他身边呢?

“咳咳,所以你也别不开心了,今天可是你生日。”叶秋说道。

喻文州笑眯眯地抱起叶秋,说道:“那前辈和我一起玩荣耀吧——在变回去之前。”

“好!”说到荣耀叶秋整个都精神起来了。

“你用鼠标我用键盘怎么样?”叶秋兴奋地提议着。

“好。”喻文州应道。

于是在叶秋变回去之前,两人打了一天的荣耀。




————————————

后记:喻文州第一次和嘉世打比赛结束后,他把那只一叶之秋的玩偶送给了叶秋。

喻队18岁生快!!!!!

(gift有两个意思,一个是“礼物”,另一个是“天赋”,自由心证。)

评论(2)

热度(100)